威尼斯真人厅

时间:2020-04-02 21:30:53 作者:ag用户积分 浏览量:77793

字体大小:
可访问此网址-送彩金💰【6ag.shop】💰

案情  被告人吴某为牟利,于2016年5月12日上午8时许,雇佣被告人汤某驾驶二轮摩托车,将67只褐翅鸦鹃和1只果子狸托运给大客车,由大客车运至广东省普宁市出售给他人。当天上午9时许,当该大客车行至饶平县境内时,被公安机关查获。案发后,公安机关将查获的67只褐翅鸦鹃和1只果子狸等动物移交潮州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同年6月7日,被告人吴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6月24日,被告人汤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经鉴定:涉案褐翅鸦鹃(俗称网卿)被列为国家Ⅱ级保护野生动物,果子狸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  饶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吴某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出售国家Ⅱ级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应依法予以惩处。鉴于被告人吴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对其所参与的全部罪行承担责任;其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属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且其归案后能坦白交代其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当庭认罪,确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汤某明知他人出售国家Ⅱ级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而受他人雇佣,提供帮助,其行为与他人犯罪行为构成共同犯罪,已构成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应依法予以惩处。鉴于被告人汤某在共同犯罪中受他人雇佣,仅赚取少量报酬,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其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属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且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遂依法判决被告人吴某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一万元;被告人汤某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  法官评析  本案系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刑法》第341条规定的“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属于选择性罪名,无论行为人实施的是其中一种行为,还是同时实施数种行为,均可构成本罪。在选择性罪名的认定中,划清一罪与数罪的界限,不仅决定着定罪的准确性,而且也直接影响刑罚的具体适用。正确认定选择性罪名中的一罪或数罪,可以有效地保证刑罚的公正性。根据传统的刑罚理论,犯罪构成是区分一罪或数罪的标准。具体地说,行为人一个或概括的犯罪故意(或者过失),实施一个或数个行为,符合一个犯罪构成的为一罪;以数个犯罪故意(或者过失)实施数个行为,符合数个犯罪构成的为数罪。认定选择性罪名中的一罪或数罪,也应当严格遵循这一原则要求。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对行为人的行为定性问题,即行为人实施的是一个行为还是数个行为。从表面上看,行为人的行为均符合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构成。但本案中行为人是为了完成出售行为而实施托运输行为,根据买卖双方的交易习惯,该行为是为完成出售行为的必要环节,并不具有独立性,托运输行为应当被出售行为吸收。因此法院认为根据吸收犯重行为吸收轻行为的原理,认定行为人的行为应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论处。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论处已足以评价行为人的犯罪行为,如果用一个选择行为就足以全面评价行为人的行为,则没有必要将其行为认定为两个以上的选择行为。这也是刑法谦抑原则在定罪上的体现。  本案中,行为人汤某明知吴某有出售的故意而帮助其托运,两人存在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构成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共同犯罪。但由于汤某在共同犯罪中受他人雇佣,仅赚取少量报酬,起次要、辅助作用,因此认定为从犯。本案中实际存在着运输行为,而本案中实际从事运输的其他行为者由于其主观上不存在明知而没有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以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提供短途运输行为的行为人汤某的刑事责任,适用较重的刑事责任,显然有悖罪行相适应原则,明显显失公平,故宜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行为人汤某的刑事责任。

非法出售野生动物 两被告人获刑

恐龙宝贝

Copyright © 2009-2020 作者:mike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